三春晖

2019-10-09

昨天晚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约我今天回去,说是杀年猪了,让我去吃肉。

呵呵,说实话,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并不是像小时候那样,迫切的盼望着过年,杀猪,而且健康标准也不允许多吃肉。所以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去还是要去的,否则父亲或许会不高兴。

我到达的时候,猪肉还没有拉回家,嫂子在忙活着做着饭前的准备,灶下架着火,灶上烧着水,屋子里热气腾腾的,仿佛是诉说着主人的热情……

母亲在炕上坐着,乐呵呵地看着我,我仔细地看看她的脸色,并不太好。前几天,父亲病了,母亲跟着着急上火的,也病了。打针,吃药的,十来天了,还没有好利索。我跟着干着急,也没有办法。我摸摸母亲的脸,或许是屋子冷的缘故,凉凉的,皮肤松弛而没有弹性,全然没有了我记忆中的光滑和丰满;原来的大脸盘儿,近几年在病痛的折磨下,也变成了巴掌大小,刻满了生活的沧桑和岁月的印痕……

我心里忽然有些发酸,就埋怨道:“杀猪干啥啊,忙忙活活的,怪累的,谁能吃多少啊……”母亲很认真地截住我的话头,有些感慨地说:“自己喂的,吃着香啊……能动弹就给你们喂几年,也不知道还能养几个……”看上去,脸上有欣慰,也有淡淡的伤感……我赶紧岔开话题,打听一些其他的琐事,不想再惹母亲情绪低落……

不一会儿,父亲回来了,猪肉也拉了回来。他看上去特别开心,张罗着给我们分肉,在我的极力阻止下,终于放弃了给我四分之一的想法,割了十几斤的样子,给我装起来。然后一边给哥哥姐姐砍肉,一边叨咕说:“给你们,你们就要,都吃到肉,我心里高兴……”看着老父亲忙忙碌碌的身影,看着他,拿着自己剩下的不多的肉去仓库存放,我的心里百味杂陈……

父母,就像是一棵大树,年轻健壮的时候,给儿女提供荫庇,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会一点点的奉献出自己的叶子,枝干,直至树的根须……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儿女的幸福,奉献所有的光和热,“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或许才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吧……

区区一抹寸草心,怎能报得三春晖!

作为女儿,我唯一祈愿,父亲母亲能够在有生之年,少些病痛的折磨,多享受些天伦之乐,这样,我的心里或许会好受些……

也愿天下所有的父母,平安,健康,幸福!

(原创作者:沉默的闻香草)

    三春晖

    原文地址:https://www.naci.cc/sanwen/jingdian/132456.html
    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那次

    分享到: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