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遇见,一生一次

2019-10-09

抬手,启开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直抵V形领口裸露的肌肤,下意识裹紧棉质睡袍。我知,季节已悄无声息地走至深冬。

望着窗外那几株瘦柳,没有一片翠叶的依附,风情锐减。孤孤单单的弱枝细条,因残败而寂寞。

冬季,到底是瘦的。山瘦,水瘦,连时光都是瘦的。寂静的河面,寒凉的堤阶,赤贫的树枝,枯黄的草丛,呼呼的季风,更添一份冬的凄惶。

山河依然,时光仍在我们的左右,只不过绕到了阳光的背后。然,河山昔日的丰腴已远,不复夏日的婀娜多姿,枝繁叶茂。

浅呼一口气,立即,在干净的玻璃窗上,有雾气如霜。伸出手指,轻点那薄霜,瞬间,有不成形的图案生成,不用置疑,冬已经稳稳当当地坐在枝头。

电线杆上几只鸟儿,及时鸣唱,告诉我,世界依然生动。窗台上的几盆花草,很久都不见有新叶滋生,是冬眠了吗?想来是的。万物都有一个生长时序,而花草,当是季节的使者,最敏感于季节的转换。

清凉的室内,洒进几缕淡淡的阳光,让人倍感温馨。于阳光,有着无法抗拒的喜欢,没有来由。尤其是这冬日的阳光,那么珍贵,那么温柔,冬阳加身,当是最妥贴的慰藉。

移步,站在光影中,影子被拉长,清瘦如柳,寂寞如画,是岁月慈悲的定格。

侧望黛山,松柏还是那么挺拔,轮廓还是那么分明。峰岭有形、须眉有度的山,一如,某些记忆,一直那么分明,一直那么丰腴,不曾模糊……

是,季节忘了带我走?还是,那满坡的蔷薇太惊艳?

初夏,清晨,天亮得尤其早,不像冬日,晨光那么吝啬。当人们还在酣畅的梦里穿越时,外面已经极亮极亮,晨曦温柔地倾泻一地,为大地披上霞衣。

那些晨光极不甘寂寞,一会儿躲在叶子背后,一会儿跳上枝头,非常地顽皮。犹喜这样的时令,满心满眼的诗情画意,随便一缕光影,就可以轻易撩拨我敏感的神经,让我醉意其中。

听,鸟儿低吟短唱,一曲又一曲。时而合鸣,时而独奏;时而短调,时而长腔。总是如此清脆悦耳,婉转悠扬,全然不会顾及那些车如流水人如蚁的奔赴。

看,眼前红肥绿瘦,浮花浪蕊;远方山青水翠,风浓雨柔。观,桃红梨白,翠华如盖。赏,燕语莺啼,暗香疏影。

早有那桃花,风情万种地挂满枝头,灼灼其华,映红了半边梁,芳菲无尽。一场雨后,种种花香穿街过巷,扑鼻而来,连空气都惹上了香,盈袖的芬芳,最是怡人心脾。

季节如此多姿,岁月如此多情,生命如此多娇。一切都是那样清新怡人,风情万种。真是山河惹人醉,岁月绕指柔。

初夏,柔柳细风,花枝招展,流云如烟,蜂蝶成群。这个季节每一天都是新的,处处婀娜多姿,满目妖娆明媚,俯拾即是诗篇。

这个季节,总是有很多的惊喜,也有很多的惊艳。而我的惊喜,是遇见那盛放的蔷薇,只一眼,就惊艳了我,晕开了我所有的欣喜。

那蔷薇,种植在高速路的两边坡埂上。当我路过时,那满埂满埂的蔷薇,正开得热情霸道,开得肆无忌惮,开得轰轰烈烈,开得脱俗惊艳。

一簇簇的蔷薇,密密挨挨的花朵,铺天盖地,覆盖了那些赫色的土地,掩没了旁边的杂草。晨光中,一坡坡的蔷薇,与我撞个满怀。于是,我的心,也像蔷薇一样绽放。眼底,极尽妩媚与温柔,心上,涌动着满满的感动与喜悦。

这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盛典的蔷薇花开,在这初夏的阳光里,在大巴车上。风,透过天窗时急时缓地吻上发际,那暗香,就一阵一阵地袭过来,随呼吸窜入四通八达的经脉,流经每一寸肌肤。

我,旁若无人地把目光,探出车窗外,只为,用一眼深情,一眼专注,锁定那些怒放的花朵,嗅一路芳菲。

是那种红红艳艳的蔷薇,特别鲜艳夺目。一朵朵,一枝枝,一丛丛,向四面八方漫延,向远方漫延,足足有上百里。簇簇花儿,盛大而张扬,争芳吐蕊,无所顾忌,展现着生命的蓬勃,昭示着花开的美丽。

有的,缠上了旁边的树枝,顺着树干往上窜,把那美丽高高地挂在空中。而原本不起眼的树,因为这蔷薇的缠绕,翠叶纷繁间有了嫣红的花朵,分外的妩媚、分外的柔情。那高枝之上的朵朵花,俏丽间添了一丝傲气,不可伦比。那缠缠绕绕的攀援,那枝枝蔓蔓的纠结,分明有些多情,也有些执着。

有的,则顺着坡地垂下来,有的刚好垂在地面,有的则悬在半坡。风一吹,连枝带花,轻摇细摆,左飘右荡,婆娑起舞。那柔柔曼曼的味道,那依依袅袅的追随,极尽了小女人的温柔心思,仿佛那似水的柔情呼之欲出。

忙不停的蜂蜂蝶蝶,哪肯错过这场盛典。在花丛中,飞上飞下,翩翩的舞蹈。花为蝶绽放,蝶为花痴情,是呵,这样的盛会,可遇而不可求。

坡埂上,原本也零星开着一些七里香,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可是,这蔷薇,太盛大、太惊艳,掩盖了所有杂花的芳华与风采。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盛大的蔷薇花开。虽然车子风驰电掣地行驶,但那些蔷薇势不可挡,一路向前向远方绵延,伴随着我的旅程。

蔷薇百里绵延,以无畏无惧的姿势,装点着这寂寞的高速路。惊艳了季节,芳菲了时光。一朵花再美,其姿色也是微小的,但成百上千的花朵,聚在一起,便形成了一种气势。这气势,足以芳华卓绝;这气势,足够震撼人心。

我知道,蔷薇芳香怡人,有很多种花色,每一种花色都特别漂亮。而这种红色的蔷薇花语,代表了:浪漫的爱情,极为人们所喜。

小时候,分不清蔷薇与玫瑰、月季,常把这三种花混沌。后来明白了,她们同属蔷薇科,形态上有很多相似,但确实各有风采,各有姿色。

我不知道,这车上,还有没有人,也在这场盛会中,关注着、欣喜着、享受着。也不知,来来往往的车辆中,又有多少人赶上了这场花开,邂逅了这场美丽。

此时,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浮云悠悠。这一程,我的心一路雀跃着、欢喜着、低呼着。这是相遇的美丽,震撼着我的心,激荡着我的情。

无法看清那花瓣上的露珠,但我想,那露珠,一定是存在的。且一粒粒,晶莹如眸,清澈似水。我无法让车停下来,定格那些蓬蓬勃勃的美丽,却可以,一直锁定她们,用我的目光,与她们深情相拥。

当我忘情地注视窗外时,有些感动,就发生了。虽然只是一个俯首侧腰,也让我感知了尘世的善良,有时就在身边。

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冷漠的世界。然,那一弯腰的真诚,自然而然,没有矫情,没有揣度。我们素昧平生,从不曾相识。只是刚刚好,于这个姹紫嫣红的初夏清晨,同乘一辆车,又刚刚好,成为紧紧相挨的临座。又刚刚好,你为我,俯首侧腰,让我感受了有一种真诚,没有理由,只随心去。

人海苍苍,每一天,都有很多的相遇。有些相遇在路上,有些相遇在心上。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相遇,就是一种缘分。人性的善良与真诚,有时,恰恰就是在这样的萍水相逢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我用一份初见的目光,直抵那些蔷薇,目光所极,是相遇的温柔,邂逅的美丽。我知道,有些花,有些人,终一生,也只能相遇这么一次。车到站台,蔷薇会远去,车上的人,也会各散天涯,不复再见。

下一趟行程,我们还能否,不早不晚,刚刚遇上。还是在这样姹紫嫣红的早晨,而身边,还是这些人,还是这样的和风丽日,还是这样惊艳的蔷薇花开。相信,谁都不敢承诺。

因为,太多太多的相遇,一生,只一次。恰如这满坡的蔷薇,这一车的旅人。

时至深冬,总以为,还是五月初夏的旖旎,妖娆地开在心上。而天很蓝,风很轻,河流唱歌,山川着秀,陌上炊烟,林间风暖。

初夏,放眼原野,是成片成片的绿萝舞裙,翠枝华盖,浮花浪蕊,暗香拂袖,轻风扑面,这葱绿的青青世界呵,满眼尽诗情,提笔是画意。

一程路很短,一生路很长。每一程都有每一程的遇见,每一程都诠注着一生的选择。有些遇见,一程一个机会,有些遇见,一生只一次。

时已深冬,我当,收起所有云淡雨浓的执念,与时光一起,瘦成一枝梅,偏安一隅。只待,一场雪来,装扮那些干枝,以雪的清凉,开启所有的沉默,你的、我的。不知,彼时之我,还能否?用一怀安之若素的情,轻拥片片雪花,欢喜溢于言表。恰似,那些蔷薇,那些光阴,那程相遇。

人生,行一程,暖一程。且以清风明月的姿态,安岁月静好。且以花开花落的淡泊,守山河温柔。把所有的相遇,看成故事,夹于岁月的书笺。把所有的感动,泯于心间,供养流年。

(原创作者:纤指素心)

    有些遇见,一生一次

    原文地址:https://www.naci.cc/sanwen/jingdian/132449.html
    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那次

    分享到: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