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方走过诗经,却走不到人生的尽头

2019-10-09

 青春是如此忧伤,在这个季节我们学会了感伤。若岁月静好,那就颐养身心,若时光阴暗,那就多些历练。生命中最困惑的,不是没人懂你,而是你不懂自己。

来生有缘再相会

相遇在滚滚红尘,相识于那年的雨季,是前世的缘分让你我今生相遇,是前世的约定今生把爱延续,山盟海誓着此情永远不移。相遇、相识、相爱一场是多么不容易,你却淡漠的拂袖而去。今生无缘是否还能来生再续?今生今世,注定是无缘。

夜晚漫长而凄凉,思绪如雨丝般轻柔落下。虚幻的梦境如碎石般敲击着沧桑的心,蓦然回首,那段时光已然如东去的江水,流逝的很远很远……

和曦的阳光令人心旷神怡,温馨的温暖着孤独的心。一遍遍的回眸着许多许多的曾经,原来,那些许多的曾经浸透了泪水。

释然的告慰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命运的安排。恩怨情仇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牵强的解释只是一种借口。无所谓伤不伤心,留下一种信念和思念在心底,闲暇时去体验那一份孤独的忧伤。

不要信奉承诺的重量,说出口以后的承诺只是空气,轻轻的从耳边飞过。重重地留在心底的是,一份惦念和一份不老的情谊。天长地久、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等等那些就是字符组成的辞,只不过是吸引着你盼望和忧伤的目光。海角天涯的思念胜过近在咫尺的“远”离。

阳光下旷野里的风略显迷茫,风吹的记忆不再那么清晰。恍惚间远处飘来一首动人的歌,歌声里充满的了动人心弦的缠绵。歌声里有梦幻,歌声里有遐想,歌声里有挥之不去曾经。

曾经的你说你的心在流泪,曾经的你说你要给一份永远的安宁。于是,相信了你的真诚,但不相信你的坚定,在翻翻拣拣中总有一点斑斑驳驳,那原本就是一份不完整的残缺。

人世间对情总是期望轰轰烈烈,情了了、缘尽了却是满目沧桑。激情四射、炙热煽情、如火如荼之后回归的只是凄凉的平淡,轰轰烈烈、惊心动魄之后需要平静地去面对生活的起起落落。是咸是淡都不重要,重要的却是一份真实和诚挚。

在阳光初照的清晨里,在夕阳西下的黄昏下,在绿草如茵公园旁,在碧波荡漾的湖水边,回顾曾经走过的路,细数曾经的点点滴滴,没有怨恨,没有激动,甚至没有眼泪,只有如果,那条路再让重新走过……

不开灯的小屋里充满着惆怅,静静的暗夜里总是一遍遍回想,相遇、相识、相爱的同时也准备好了句号,只是,不知道在哪一天落笔。

翻开陈旧的日记,续写着拥有过的曾经,把它写成故事,镌刻在苦涩的心里。无论岁月如何逝去,无论容颜如何衰老,那年、那月、那地的那个雨季里,曾拥有过一份邂逅的美丽。

风来了,轻轻地。风走了,了无痕迹。一切那么自然,一切那么顺利成章。没有谁对谁错,只不过是人生中一段短暂、委婉又凄凉的插曲。无需遗憾,不必忧伤,在越来越久的岁月里,再炙热的火焰也会复归平淡。

花开几许,落红几季,不介意大起大落,只想捻一朵花瓣的心香,让它在岁月中芬芳。不为他求,只为曾经的痴狂,为遇见,为生命,为你,为我,只想,现在有你有我,未来有我有你。今生虽无缘,思伊却依然……

天涯之遥,咫尺之远

都忘记了自己走了有多远,遗忘了多少的故事遇见与错过只是在抬头低首的瞬间而幸运的是当我再次回来时依旧可见你的笑颜那些悄然流逝的光景,那些铭刻的记忆渐次浮现天涯之遥,不过咫尺之远。

————写在前面

再次与你相见已是半年之后了,或是不舍,或是内疚,我再一次来“青春”看看你们是否还在,却在不经意间翻出了你那篇陈旧的帖子。简单的几句话让我感动许久。若我没有看到的话我定会在读完一些文字后默默离去。

也许真如老大所言,我一直都在逃避,辗转于一场又一场的离别,错过一个又一个熟知的朋友。那些时日我清理了QQ里很多见证过我的文字以及感伤的人,删除了空间里所有的文章不再写文字。本以为这样我会好受点,可之后便是后悔,以为你们不会再原谅我了,可当我再一次回来是你们依旧是那般的宽容。那些内疚使我忘了该怎样去对你们说一句对不起。

最终我还是回来了,不仅只是因为那几行文字,亦是文字中的真诚。若是早些看到那些文字我想我就不会走了。此前的我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过客,消失或存在没有人会在意,正如我的网名随风而逝。

很久也没有再写文字,不敢触碰,怕那些伤感弥漫。曾经予你一个诺言,所以我才会敲起键盘码起那些陌生的文字。其实这篇文章已经欠了你好久了。

人生在不经意间邂逅一个人,同看一处风景,许下一些承诺。也许你我就是如此的相识的吧,不过如此的平淡,没有浪漫的相遇,亦不是一场惊艳的邂逅,没有那些电视中经常出现的桥段。可我想愈是如此的平淡愈会好好珍惜吧。

至今仍记得那个在海边安静的女孩,当我看到那些照片时很是羡慕你。我说我也很想去海边,你说你可以带我去,当时我笑了……那时的我们相识不过一个小时。一个真诚的、任性的有些可爱女孩——你予我的第一印象。

你也曾如我一样离开了青春一段时间,我对老二说,不论你是否还会回来,我仍是老四,那个老三的位置为你而留。

在青春的那些日子应是暖色调的,纵使彼时的我们笑靥的背后总是淡淡的伤感。曾看过你的文字,充斥着忧伤,与我想象中的你竟是相反。

那时的你可能遇到了不开心的事,而且很少见你如我们那样去刷心情日志,其实说出来会好些,我们都会替你分担。你总是那般的忙碌,所以请照顾好自己。

我想也许某一天我们就会真的相见吧,那时会是什么情景呢?也许遇见是在人力熙攘的街头,也许是浪漫的海边,也许是拥挤的月台。

说过的笑语,流过的泪水,失去的记忆,走开的人,都是那段青春的见证。那些让我们笑,让我们哭的画面中有你,有我。那些千言万语其实只有一句。翻遍回忆,看繁华盛开成你的笑容。而我也不会再离开,永远在你们左右。任岁月如何变迁,你是我的老三,我是你的老四,愿你依旧明媚如初。你我或是辗转流离,或是天涯海角之遥,但只若此时这般的静好便就安心。

多少次梦里都是你的影子

红尘万千,万千红尘,萧瑟一段斑驳的年月。又在长叹复长叹里温习曲终人散念依然的痴缠。舍与不舍,纵横交错成一张无形的网,是这恋恋红尘里的无奈与忧伤,风风雨雨,百转千回。

掬一捧紫色的回忆,独倚岁尾,总想以新桃换旧符。总想把一切释然,一切相忘于尘世,一切只写就一封长长的情书。寄予春江水暖柳色微烟铺开的一笔深意里……而我,在杏花粉红新绿鹅黄的回复里一路奔赴,一场相约……流年的低吟浅唱是我一路走过的痕。一些香气四溢的情思依然在往事的枝节间萌芽。

你说,别回头,就让往事随风吧。就算,有往事随风,可是,记忆能吗?就算有记忆随风,可是,心能吗?牵牵念念在光阴里忽明忽暗,晕染一枚泪笺。有人说,光阴是一折戏;我叹,人生一出戏。戏里戏外有深意,亦真亦幻难舍取。一曲痴缠,一声幽怨。着一身戏服,眉间的红,依然抹不去。一唱一念,戏里的戏,人生的戏,谁能解我意?

北风,忽而起,雪花,零星落。一袭凛冽说尽老日子里冬的味道。依旧,是漫无边际的日常忙碌,丛生在新年旧年的交接里。光阴易逝,年华易老,时光在掌心的纹路间逶迤,在青丝白发间消瘦。岁月,或许就是一帘幕吧,长长的幕上,绣织相遇和别离忧伤和欢喜,绣出从怅然到坦然的距离漫漫时光,锦绣未央,我和你,再续相守相依的美丽,任年华老去,我只在乎你。多少次,梦里依稀,依然是你的影,为我的光阴添了香。你不来,我心中也有小梅盛开。月光,安安静静,照进绿台红窗,你的红尘,写了我的莫失莫忘。

晨曦,静好。新日,在梦儿醒里开启。清风不语,小窗安谧。我只轻抚一枝初开的梅,低眉浅嗅,暗香旖旎……可还记得,那年,花儿未开已凋落。风萧萧,水亦寒,情缘一去不复返。红尘的念,一个“情”字奈何,一个“愁”字了得。“爱”字太重,一念一生。寒烟微聚,黄昏又至,一帘隆冬意。古树枯枝,残雪隐去,寂寂生想思。一室空无语,新愁惹旧绪。借问,斜阳可否知,那年篱笆墙的影子怎么那么长?

盘根错节的往事,缭绕于潮湿的烟雨。冷的风,暖的风,付之潮汐。捡拾零落的小字,安放飘雨的心思,任千帆过尽,以一颗坚强的心慰藉风尘。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卒不及防。故事的结尾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也许,从前频终会在光阴的脚步里渐行渐远,而你我的故事,成了回不去的传说。只愿,将来的春天里,还能生长出一个粉红色的回忆。

时光原是一个无形的疆场,各色各样的人生演绎其中。而我,只以素心一颗,温暖一程素色光阴。即便,还有相遇的美,别离的伤纠结成心中的丝丝隐痛,我依然守着安静从容,守着初心依旧,守着花开花落终有时,明月自来还自去。铺展案几的素纸,落几笔清浅韵律……

与其诉说满怀的情愫,不如种植一颗草木之心,每一个日子,坦然迎候生命中的风风雨雨。得,不欣喜若狂,失,无念念不忘。将灵魂的香息绽放于寂寞的角落。想起,那妖娆于枝头的繁花,不过是一场虚张声势。流水的光阴自会赠你一味落寂。如是,何不妥贴一颗心,在不长不短的一生中,安静于每一寸光阴,坦然于每一个去去来来。

依着光阴的脉络前行,许多旧事已然频频回头,迟迟不愿离去。不知哪个方向的风吹来又吹去,流年的光影随风散落了一地。这样的夜晚,待他人已入眠,苍茫的日光灯下,我将一怀情愫落笔为安。向来善于内敛,即使拥有盛大的欢喜,我自认为那些心悦亦是枝头盛开的花朵,是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情节。人生的路途,喜忧潜伏,如是,便无需在一次如意里雀跃欢呼。

一窗的夜幕隔了新旧之间的距离,经年的尘风里有许多美好的相遇。而那些流逝的光阴,又如何阻挡它走进我未来的空白,深深缅怀?昨日的草长莺飞忽而演绎成荻花水湄。人生,总有一件事需要坚持,总有一个理由要你坚强。不在作别里忧伤。将一怀慈悲纳入心中.将一棵菩提在心中深种。

只有1度的气温弥漫四野苍苍,雪雨凝结的路面上,有小心翼翼的前行,此是,记忆里冰天雪地的样子。许多温暖的情思被寒冷冰封,唯剩一分失意两分忧伤三分迷茫。清瘦的词章携前尘过往一路彷徨,相牵相念的诗句在潮湿的心里悄悄掩藏。我知道,光阴从来不厚此薄彼,于你于我,一直展示它无声无息的样子。只是,我在来时的路上,茫然细数从前的自己……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忽然想起这一节断章。那么,从前的所有,所有的从前,应放入今日的遗忘,不远处,有一抹明媚的春阳馨香绽放……

如果可以我想今生可以陪你走一程

你喜欢成熟、稳重、富有浪漫而不失生活情趣的理性中人,只可惜天底下哪有这样十全十美的好男孩,你想信我是会最棒的那个吗?

沉默了快半个月了,终于又给你留信了,我想给你足够的时间来考虑,‘欲速则不达“对不对,你没必要去猜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的答案往往会在你预言中出错,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先知先觉,对于心犀的人,我甘愿在你设计的“陷阱”中自焚。

如果说我只想找一位聊友,我喜欢她富有个性的野蛮女友,如果说我想找一位知已,我喜欢她是淑女,如果说我想找一位合作伙伴,我喜欢她是女强人。而你是一位还未跨出学校大门的学生,不管你在学校爱有多疯狂,但你始终没有社会阅历,没经历过社会风雨的雕刻。大学一毕业,步入社会,“曲终人散”恋爱也就完了,我是从你这样的阶段走过来的人,能走到一起得又有几对,我身边就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信不信由你。

正因为你缺乏的太多,因而你在我心中,至少现在只是一块天然的玉。至于你是什么类型的女生,在聊天中我已对你说过,还有迹可查呢!你在学校里试着去爱别人或接受别人的爱,我没权力过问,生活在21世纪中的人,我是保持既开放又保守的爱情观,更何况现在。大学本身就是“伊甸园”,谁不想去偷“禁果”呢?只要你能在大学生活里过得开心,我在这里都会为你默默祝福。

我是学中文的专科生,现在又经历着社会的风风雨雨,对社会的感悟与感性至少现在要比你丰富。我现在好比在剥自己的菜皮,现在已剥去了最外面几层青叶,正一层一层往里剥,但你没必要去猜我这颗大白菜到底是空心还是实心。“日久见人心”对不对。(剥开自我,是为明天铺垫)。

看到这里,你现在再回头去看看前几封信,想必你觉得就不再是那么空洞了。每一个人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要只在乎表面,而要注重内在,潜意识去品尝一下,可能味就不同了。

你说对我好奇,大约就在此,别人说我沉浮很深,因为我对每一个人都微笑(微笑是勾通心灵的最好语言)只是笑法不同而以。对陌生人,隔阂的心,皮笑肉不笑。对朋友,坦诚的心,甜蜜的微笑。对恋人,剔透晶莹的心,发自内心最美的笑,对合作伙伴,相互利用的心,勾心的笑。笑得别人猜不透我将要去做什么。

你不必在乎我又是怎样对你,至少能让你在我的生活空间里悟出一点生活真谛,生活情趣,丰富你的人生,而不至于你步入社会后,遇到困难与挫折时徘徊不前,更能处理好人与人之间内在的关系。因为你的性格太直率了,又是外向型的女生,学校来得单纯,社会来得复杂。

我知道,以我个人的微力,我改变不了整个社会,改变不了一批人,但我却有心促进你更好茁壮成长,唤起你对生命的热望,对生活的自信,不管成败与否,希望自己能保持一点微弱的光,一分渺小的纯洁,让我这眷恋的微弱声息,弹出心曲最美,陪你走一程。

想起你,任相思写满千愁

从冬的脚步踏进屋前公园的那一刻,我就盼着这个冬季能有一场洋洋洒洒的雪花轻盈地落下,然后去陶朱山上重温一场踏雪寻梅的花事梦,可惜事与愿违,阳光一天天变得暖和了起来,想看一场雪的期盼在每一天望向远方的眼神里一次次落空。

记忆中,那种轻柔的漫舞,那种洁白的空濛,那种掉入脖子里凉飕飕的感觉,从我离开北方以来,似乎变得模糊了,但曾经走过的林海雪原,那份浓浓的眷恋,在江南,在这个冬季,始终是一种诱惑。

忙碌的指尖不停地在岁月的琴弦上流转,当日历簿一页页翻薄时,我突然想去北方看一场雪,然后,把思念放在飘雪的夜里,让自己走出惆怅,在雪野叩响那根爱的心弦。

尽管离开北方很久了,尽管在江南看不到一场雪的最美,但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怎能忘了落雪的神韵呢?就像是我离开了你,又怎能忘了你的似水柔情一样。

记忆总是能够覆盖那些最温柔的故事,因而在风萧萧的日子里就会情不禁地想念一座城,想念那些漫天飞舞的精灵映出你倾城的温柔时你脸上流露的笑容,甚至会无端地想起你站在雪地里,雪花落满肩的旖旎场景。

有关你的记忆总是披一身洁白,却与白雪无关,有关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爱字而已。其实,记忆中那缕沉淀的醇香,即使经过岁月的烟熏火燎,也能醉了我的眼眸。

那个无人打扰的下雪的傍晚,当雪花飘落你肩头的瞬间,我就有一种恍惚的感觉,那一刻,我的心情如同雪花一般飘飞,可如今,岁月把你我之间的距离彻底拉开,不知你是否还能记起我站在雪地里的一声低吼呢?但我却记得,你转过身的那一刻,我从你的脖子里吹起了一片雪花,雪花融化的刹那间,你的长发飞舞,我看不清这个洁白的世界,但却听到了落雪“簌簌”的弹唱和你不规则的心跳声。

那个踏雪寻梅的夜晚,一只白蝴蝶飞进了我的梦里,把我埋在心底的诗情尽情撩拨。暧昧的灯光下,我躲在梦的背后,看着白蝴蝶迷失在我淡淡的暗香里,醉成孤独的化身。其实,我不知道,白蝴蝶那对扑闪着失落的翅膀,在拂过我赤裸裸的胸前时,已经烙下了一瓣瓣粉红的记忆。但我知道,是北方任性的雪花湿了我温润的心情,也迷乱了我那份美好的心思。

那个夜晚,瘦瘦的北风透过你柔软的指尖轻抚着我的脸颊,不经意间的幸福感觉,渲染着苍茫又寂静的唯美;那个夜晚,一份爱缠绵着一个生死相依的梦,而轻轻的落雪的声音,尽管不留痕迹,却早已穿过了屋顶,穿过了梦。

如今,爱情向左,我早已忘了北方的雪曾经下得有多深,也忘了轻盈的雪花落在掌心时的最美模样,就如同忘了你的容颜一样,是那么的自然。或许你无法想象,那些温暖的记忆曾经融化了一场幸福,而随着时光的流转,我将那些所谓的幸福埋葬在心里,把曾经和你说过的呢喃细语凝成一行感伤的诗句,在江南,在这个冬季,冰封一份爱的期限。

想起你,往日的誓言怎能不乱了这个冬季的风向呢?你知道吗?那句永恒不变的诺言,在那个跨年的夜晚已经轻轻飘落,被我珍藏在一首诗里,成了爱的传说。

风吹过的地方,似乎到处都有你的影子,一段爱的往事,尽管婉约了冬日的太阳,但当我带着相思走过薄薄的阳光之后,我在那株光秃秃的梧桐树下却听到了时光破碎的声音。

怎能不想你呢?尽管每一个想你的夜晚都是被一场风吹来的,但是,当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一定会把自己的心情点染,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循着岁月的婉约,把你回味,把爱回味。

寒风中盛开的一朵腊梅,氤氲起一缕莫名的伤感,闻着淡淡的馨香,我不禁想,莫非它也是为了你的记忆而盛开?走过梅香,走进街灯,行色匆匆的我敲打着时间的节拍,与落寞的心绪相依,把一份爱的孤傲留在了寂寥的身后。

这个没有飘雪的日子,这个把爱冰封的季节,想起你,想起爱,那些记忆总是温暖到泪落。那些深切的思念,那份深情的守望,没有雪落的陪衬,怎么可以被我独自凝成一条惆怅的曲线呢?

下一场雪吧!哪怕让我孤独地站在雪地里,数着这些寂寞的日子,飘落的雪花也会摇曳最柔软的相思呢。站在小巷的尽头,望着灯火阑珊处,形单影只的我仿佛看到自己走进了冰天雪地,走向了千山暮雪。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一场爱,从北方走过诗经,却走不到人生的尽头,一场爱,从江南翻过夜色阑珊,终究还是在“长相思”的曲调里让我凭回忆取暖。

时光匆匆地把暮色拉低,却挥不去我心间淡淡的忧伤,目光穿过热闹的街市,我把自己站成一盏寂寞的路灯,望着车水马龙,这时候,我才明白,自己所有的记忆只不过是一座城而已。

不得不说,那些过往的故事点缀了我的人生,就像现在,无论爱有没有走远,无论你有没有离开,时间永远不会停留,也回不到我放飞诺言的那一天去,因为,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

每当孤单地走进寒风中,我就会幻想,在某个烟雨曼妙的午后,坐在“栖霞居”的门槛上,或回眸自己走过的春花秋月,或捧着你的诗集发出一声声黯哑的咏叹。但我明白,当一份爱到如今幻化出点点滴滴的回忆并且摇曳着泪花,那些抒不尽的牵念,那些忘不了的情意,终究还是会隐没在年轮的最深处。

几许相思,伴随着一缕忧伤萦绕在心头,这个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我多想把自己蜷缩进那只暗红色的陶土茶杯里,然后看着一滴水珠伴随着茶叶的过往在杯盖里凝结落寞。

当思绪从北方拉回,我似乎听到身边的路灯在问自己:“你的梦会从夜里跳出来吗?”

弯腰拾取地上的一片落叶,如同拽着寒风中飞翔的相思一样,我刹那间感受到你和春天一起正在远方悄悄地向我而来,这一刻,我突然间幻想着与你一起站在麦田里,在一首诗里畅饮人生。其实,你不知道,我也想化成一只白蝴蝶,在你的温暖的怀里,飞越一场花事。

一场爱从秋天走来,刻满了单一的情愫,也撩拨着超越红尘的那根心弦,更是把浓浓的相思储满每一个有阳光的日子,然后,任岁月苍茫,不改一份痴念。然而,当一份爱在最后烙上了烟火的印记,就显得比柳丝长了,甚至比柳絮还轻呢。

思绪随冷冷的风飘荡,那些化不开的往事在这一刻也变成了浪漫的回忆,就算是滚落到尘埃,也富有了饱满的诗意。思念倾城,却空老了回忆,人生的长河里,不知道我们还能再一次相见吗?如果可以,我想,我会把你的长发挽起,让阳光落满你眉间,让缠绕我心间的一个念字,惊艳你的眼眸。

把思念与伤感埋入寒风中,目光穿过那条铺满青石板的小巷,遥望北方,我的眼里有寂寞也有清欢。寒风静静地梳理着过往,仿若披一袭吴侬软语织成的风韵,带着我的思绪走过小桥流水,走向远方,而后,一次次吹醒烟雨蒙蒙的江南夜色。

下一场雪吧!在某个有月光的夜晚,让一份爱在“栖霞居”门前那条小溪冰封之前穿过整个冬季。而后,在冰雪消融之际,让我裹着一份思念,和你一起看月听风,慢慢碰触一起相守的时光。

这个没有落雪的日子,想起你,唯有在脸上任相思写满千愁,唯有把远方凝望,而后,捻成一根相思的线,牵连你的时空,在文字里听你的心跳声,在文字里听你滑落眉弯的絮语。

寒风把一场爱拉开了长长的距离,一不小心也拉长了日子,瘦了我那双爬满思念的眼眸。

当回忆淡了,或许,我也会忘记了爱的柔软吧。

那次美文(https://www.naci.cc/)

    从北方走过诗经,却走不到人生的尽头

    原文地址:https://www.naci.cc/jingdian/jingxuan/781247.html
    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那次

    分享到: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