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

感谢,短文学网

感谢,那次美文网我们不说多么冠冕堂皇的话,我们不做多么惊险地泣鬼神的事,我们只做我们,做真实的我们,做喜欢文字的我们,一路向前,偶尔感...

新兵

风吹的他睁不开眼睛,他只能眯着眼睛透过睫毛上的雪花,艰难的看着前方模糊的黑点移动。“真的要死啦!这鬼天气!”他咒骂着。这还是他自...

威严

势不可挡,英雄出少年。男儿本色,硬闯鬼门关。...

奢侈的梦想

如果梦想也要谈奢侈,如果梦想被嘲笑,你是否还会继续?恩师启蒙,9岁成诗。一则笑语,却为她坚守6年。因为诗,此生缘分,注定不解。因为诗,“...

墙角拐弯的父爱

很多人都知道母亲的爱,歌颂的最多的也是母爱,母爱是伟大的,是无私的,父爱也是如此,但是很多人无法了解父亲的爱,这是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

女孩子怎样才算见过大世面

什么算是见过大世面,会讲究,能将就,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坏的。见世面就是见天地,见众生,最终是为了去见自己。01十年前,我大学毕业,以...

郑卫国,一个热爱诗歌创作的自媒体人

郑卫国,男,1980年出生,河北邯郸市曲周县人,80后网络诗人。他从小热爱诗歌创作,曾在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红袖添香、中国网络诗...

北极以北

0.契子自我睁开眼那一刻起,能够看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这里的人想盲人一样生活在永恒的暗无天日里。这里是北镇,位于北纬120度,...

文学网站

文学网站多如牛毛,我选择了那次美文网,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是冥冥注定,幸运。它像一个储存站一样,记录了我这近十个月来的文字,相见恨晚...

和凤凰花无关

《和凤凰花无关》 安忆默 离开了一间间的教室,回不去了高中那些忙碌的一天生活,那里还有舍不得的人和风景,现在却是只能在回忆里想起...

不止一次,我努力尝试

编辑荐:就这样,不止一次,我努力尝试。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到达那阳光灿烂的远方。那时,一路上的荆棘化成了花朵,一路上的寒风会荡漾温暖...

忍苦一一龚建华

《忍苦》
卧薪尝胆,
数十载,
千古惊涛传奇。
江陵古墓,
龙光照,
春秋越王勾践。
天崩地裂,
物华天宝,
剑射万丈光。
以示后人,
持忍知苦...

一提到离家心就开始慌张

离火车票上显示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又要一次的离家。可能是这一次我无意间看到母亲鬓角的白发,父亲消瘦的身体,随着过去的每一天,我的心...

空想梦幻社会主义中国企业未来纵深论

题记:此文章属于幻想类文章,因本人名曰“李国际”,故文中的集团为“国际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在下面夸大其词,另望海涵。企业主之--"梦...

那一年,我们风华正茂

编辑荐:过去的16年至少没留遗憾,在最美好的年纪里有诗词歌赋为伴,在最迷茫的年纪里有先贤圣言为我指路。 青春,万岁! 今天是我16岁的生...

快乐小智慧之很想要部手机

很想要个手机长期课上开小差的小花猫莎莎,那次第一次老师骂了她一次就没有管他了。这次半期考试,考砸了被老师和妈妈狠狠地骂了。她...

捕鸟人的墓碑

【微小说】捕鸟人的墓碑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写于2016.8.20那片树林很久远、久远,林子的声音也很久远、久远,而一个石碑上雕刻的...

祸事

【微小说】祸事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写于2016.8.20凛冽的北风,萧条着小镇的灯光,一扇半开着门的小酒馆,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晃着几条...

我,一个没有亭亭玉立容貌的人,我,一个没有高贵优雅气质的人,我,一个没有才华横溢文笔的人。我缺点很多,我唱歌走音,胆小怕黑,爱哭爱笑爱...

就算是“笨鸟”,也有属于自己的天空

我们总是喜欢按照不同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比如通过分数的高低,断定这个人是优等生还是差等生;比如通过工作效率,判断这个人能...

梦想一直都在

1前不久,我经历了一段彷徨迷惘的日子,看见周围的朋友同事都在为了更好的生活虽然精疲力尽,但充满奔头和热情,低头看看自己,毕业多年,却...

玩游戏的好二狗

玩游戏的好二狗小黄狗二狗是个懂事的孩子,家里还有一个母亲。有天在学校的同学介绍游戏给二狗玩,二狗也不知道怎么的,学习还是一样好...

懂之间

懂你的人未必是你想要的,只是幸存的执意间所贪图的意念;而不懂你的在不经意间摩擦了你心中的缭绕,润克了心间的骚年。 茹熙·...

心光

荒漠里
白茫茫一片
望不到边际
望不到边际
没有路
又都是路
走过的印迹
慢慢的被风沙掩盖抹平
白茫茫一片
黑夜里
漆黑一片
沉寂...

学习成绩不算什么

我有一位朋友,她读小学时学习成绩只能说是跟得上,她不聪明,但是她十分努力的在做好每一件事。 她读初中时,学习成绩不好,她在那个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