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失忆

他失忆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失忆了。除了身边这个面容憔悴、身形瘦小的女人外,他似乎谁都不认识了。其实这个女人,他也不认识。...

坟头纸

晚上喝多了,在婉言拒绝了朋友的好意陪同后我自己回家。途中我忍不住停下车跑到路边去呕吐,一番狂吐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周身已经沾满了...

压榨车间的女鬼

不知道有谁知道白糖的制作程序,我只知道是从柑蔗里提取它的汁液制成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提取柑蔗汁液的压榨车间里。阿冰是刚到车...

桥头搭客

这是条去镇上必经之桥。早前桥两边的水里还有人种荷花,现在却不存在了。这里治安不好,频繁发生抢劫、车祸等流血事件。路上的垃圾占...

你信谁

小丽到家后,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对小丽说:小丽,醋没有了,你去快往商店跑一趟。嗯,小丽不情愿的应了一声。下楼到二楼的时候看到妈妈正...

时间碎片(蚊子2)

“只有我休息好,才能保证孩子发育好。”黄雅玲说。这话没错,医生也这样说。黄雅玲怀孕三个月,精神一直很亢奋,就算最厉害的妊娠反应,都...

鬼吃肉

“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一大把年纪了,肉也是酸的了,不好吃啊”张老汉靠着墙角,已经上无进路下无退路了,两只厉鬼一步一步得逼过来。“肉是...

红鞋妹妹

红鞋妹妹艾丽雅喜欢跳舞,她很早加入了马戏团,跟着一群人到处旅行。那天休息了,她跟着婆婆到街上玩,她看到了红彤彤的红鞋,她很想买。婆...

晴天不要打伞

夏天到来了,天气变得炎热起来,烈日之下一把一把的遮阳伞逐渐多了起来。小白一名普通的学生,由于皮肤比较白而被同学们形象的叫为小白...

往下看,我会帮你

我读中专的时候,有一半的时间没有呆在学校。常和一帮哥们去打台球、去迪吧玩、调戏小MM。反正就是典型的小混混人物。成天无所事事...

尘归尘,土归土

1.恨不得烦死身边所有人,全部的力气都用来伤春悲秋感叹自己可怜的身世,兼否定世上一切男人。2.胡乱找些什么借口掩饰住自己的悲伤,拿...

漂亮衣服你要吗

??我的奶奶去世的时候,还不到60岁,很年轻!奶奶的死因,是心脏病~~!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她去世前,最后一次从昏迷中苏醒的时候——...

一个孕妇的报复

乔治文真的是见鬼了!昨天工厂那边传来消息,又一个员工跳楼了。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起跳楼事件了,再不想办法解决,这事迟早要曝光的,工厂...

猜我是怎么死的

一个月前张文晚上回家路上,无意中目睹了一场车祸,肇事司机逃走了,马路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张文本想当做没看见,但余光看到女孩长得...

秘密

我有一个秘密那里有很多不好的源头,顺着它探下去你将会发现,一个丑陋的灵魂拿着一柄尖锐划着木板。咝…… 竟被划开了一个细缝看着...

“咔哒……”随着门轴的缓缓转动,厚重的白色刷漆木门的木门被一个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推开了。这是一个单调的狭窄空间,除了南...

吊扇

教室中有些斑驳陆离的墙壁上开着几扇还算明亮的玻璃窗,窗子旁边挂了几块已经辩不出颜色来的窗帘。暗黄色的天花板上摇摇欲坠的吊扇...

嘿,民,你的~”同桌说着将一个淡灰色的封扔给了民。“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用件?”民疑惑的拆开封,看了看。的内容不多,大概就是这些:当你...

鬼怪搜索队1、追踪吸血怪

眼红光的怪兽,苏汇智举起气电枪,瞄准怪兽就是一枪。怪兽抖了抖,苏汇智边和李森、赵广源一一天,隐生动动物学家苏汇智正在家里休息。忽...

《作坊的女鬼》上

7月28号刘学伟、艾雪丽夫妻,把他们的加工小作坊转手给曹秋燕、何震东夫妻俩了,他们接手当天就搬进去。当一进门时曹秋燕看见房子乱...

《作坊的女鬼》中

曹秋燕睡个美觉真是不易啊!这好不容易睡着了嘛!确给一惊魂的恶梦给吓醒了。在梦境中曹秋燕看见一个身穿红色韩版西服装的四五十岁的...

『作坊的女鬼』下

城隍爷皱眉地向那女人说道:“等等,黄静!你所说的刘学伟、艾雪丽夫妇,是不是将作坊刚转手给燕儿的那对夫妇啊!”黄静点点头说道:“嗯!就是...

苗家老宅(2)

小房间已经三十多年没被打开过,电灯坏了也没修,我和快乐各提着个煤油灯才进来。我选择了找两个大箱子,快乐走向了床,我一打开放在里侧...

八月诡夜

月圆之时,阴气四虐;游魂食烟,野鬼拾钱。是谁把死去三天村长的墓打开,将村长的尸体分成几块?是谁将村里的所有老人都弄不见?事情过去了十...